2010年10月25日星期一

第八章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男: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一杯熟悉的蓝山咖啡,

熟悉的浓郁香味,

总能带来对你丝丝的想念,

随着日夜盼望,

咖啡里,

已酝酿出我心,

对你的相思情。




窗外小雨渐渐转小。

连续下了几天的小雨,竟悄悄的在无声无息下停了。

日落黄昏,本来是一首大自然赐予优美的诗篇。冰霓伫立在黄昏的窗前,很宁静的,很宁静的,遥望渐渐西沉地夕阳。天边的夕阳余辉,缓缓地收敛,而照在冰霓面庞上的绯红也慢慢的下滑着。

雕花的窗棂半掩着那轮淡淡的斜阳,它曾是在春夏秋冬的季节里,洒脱过,浪漫过,翔舞过,也在寒里飘荡过。冰霓伸出手想要采撷一束黄昏前的宁静,让落日温馨着一份沉静,也让心灵里涌动着一份思念的真情。

“俊泓。” 冰霓轻声的说出,心里又是怎么样的心情?

这几天,俊泓这名字总不间断的在脑海里徘徊着。

冰霓好奇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虽然冰霓曾有过一丝的自卑,埋怨自己天生就没有美丽动人的脸蛋,更没有魔鬼般的玲珑曲线,可是男生们都不曾会这样亏待过自己,究竟是因为那咖啡座的关系吗?

“唔~” 轻叹一声。

冰霓不明白这是个怎么样的感觉,明明很讨厌他那很没风度的性格,而心里却产生思念偏偏。这是爱吗?

冰霓不确定!

冰霓回头望了望电脑荧幕上,对着那讨人厌的家伙充满思念的稿子,此刻她更相信是那该死的感冒细胞乱了思维,可是心底却怪怪的期盼这篇稿子会让应该看到的人看到。

一阵电话音乐铃声响起,悦耳动听。

冰霓来到梳妆台前,拿起躺在化妆盒上的手机,望眼来电显示着洪金宝的名字。

“对不起......” 司空听惯,那洪金宝很习惯性的第一句道歉。

冰霓死沉沉的对着电话说:“死洪金宝,本小姐生病了很需要休息,有事就快报告,没事就别来打扰。” 说真的冰霓不太喜欢男人的性格婆婆妈妈的。

洪金宝自顾自在电话里叽里咕噜说了一通,让冰霓的头更加痛了。她反射性皱了眉头,不耐烦的对着电话道:“洪金宝你有完没完的?直接说出重点就行啦!我重复,我--生--病--了,要--休--息!” 冰霓咬牙切齿的一个一个字慢慢说完,深怕电话里头那迟钝的洪金宝,继续纠缠不清。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沉重的深呼吸后,又是一些冰霓很不愿意听到的事情。

冰霓一下子气昏了脑袋,怒吼说:“你不要诬赖人家,他斯斯文文的一脸帅气,需要去那种地方吗?你不是刻意和本小姐过不去吧?”

冰霓忍住那快要爆发的火山脾气,耐心听着洪金宝一连串叽里咕噜的解释,理智想了一下,这洪金宝绝对不像那种爱浮夸的人,他既然说得出,想必事出必有因。

冰霓的心头莫名抽痛一下,愤怒骂道:“该--死!我竟然看走了眼,死--俊--泓--!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卑鄙变态小人。” 洪金宝听后也吓了一下,应该没想到冰霓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

其实冰霓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只知道和俊泓本来就是两条水平线,根本不会有交集的一天,所以俊泓的行为举止也轮不到自己操心,可是奇怪的是心低的抽痛却是阵阵的强烈起来!

冰霓不理会洪金宝的疑惑,按了通话结束,手机依然紧握在手中,久久不能释怀听到的事实,也为自己过火的反应感到震惊。

可惜,时间并没有成功平复冰霓的怒火,反而持续燃烧的熊熊怒火让冰霓气昏了头,一气之下马上把那天的稿子删除了,换上新的一篇。

按了发稿的键,一篇对俊泓充满怨恨的帖子。就这样霸占了悠恋的网页,取代原有的帖子。

冰霓瞪着荧幕,狠狠骂道:“死俊泓,你这个好色之徒,竟然去嫖妓!”

冰霓的泪水蜿蜒滑落,滴落在那粉色的棉被上。

“究竟是吃错药,还是烧坏了脑袋?竟然会梦见你,还幻想和你共舞一曲。” 冰霓的心像被人挖走般,她好痛好痛的说:“该死,我干嘛哭!为了这样的男生,一点也不值得。”

虽然冰霓一再说服自己不要再流泪了,可是泪水却不受控制,不断往眼眶夺出,狠狠的往棉被捶下。

“为什么--为什么--我--” 她痛恨自己的懦弱,对着空荡的房间,紫色的墙痛声哭泣:“为什么我那么没有用,为了一个陌生的男生,这样的心碎。”

痛的感觉依然痛着,不想哭泣的眼睛依然让眼泪通行无阻。

在‘磐丝洞’ 的楼上。

俊泓还没摸清半点头绪,杰飞就马上冲出门外。

“杰飞的妹妹怎么会来到这儿了?” 俊泓看着杰飞匆忙的身影,深怕会出事,也赶紧锁上了门跟跑上去。

杰飞的性格俊泓最是清楚,他那吊儿郎当的模样,看似整天游手好闲从没正经过,可是每当他出现在他妹妹的面前,他就会变的像脱胎换骨般的认真,一幅大哥哥永远保护着妹妹的模样。

俊泓心想应该是杰飞的妹妹出事了,不然他从没看过杰飞那么的认真。

杰飞跑过几条街道后,继续往街市上的店铺跑去,而俊泓也在后尾紧跟不离。

在药材店门前停着一辆德士。

那蓝衣的德士司机像是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还不停的抱怨着跟他一起等待的乘客,他一直怪罪那年轻的乘客。当那德士司机一想起还要浪费宝贵的载客时间后,更是唉声怨道。

那年轻的女乘客哭着说:“德士叔叔,你再等一下嘛,我哥哥就要来到了。”

“我从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女人,没钱就别学人坐德士。”那德士司机很不客气的骂道。

“德士佬!你有没有道德?怎么可以这样对女生!”一阵熟悉的声音从那年轻的女乘客背后传来。回头只见杰飞气喘吁吁的,但他还继续的对那德士司机炮轰:“你要知道女人是用来疼的,一点怜香惜玉都不懂,女人不是给你乱发脾气的!”

德士司机指着杰飞,用粗嗓子大喊:“我不理你们什么关系,总之一百三十块,一毛都不能少,不然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你......”杰飞也举起食指在德士司机面前点画下,然后打开皮包一看,发觉只有区区那几块散钱,又看了满脸泪水的妹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我真是倒霉透顶了,大白天却遇上你们这两个穷鬼!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不然就到警局去!” 德士司机露出绝不妥协的样子。

杰飞一脸无奈的看着妹妹,有点后悔不听俊泓的劝告安分守己的工作,不然也不会在妹妹最为难的时刻,帮不上忙。

正当杰飞要开口求饶时,俊泓的声音从后传来:“德士司机讲话礼貌点,我老伴那是穷鬼,看我帮他把钱送来了!”

德士司机咬牙切齿的重复:“总之一百三十块,一毛都不能少!”

杰飞看见俊泓先是高兴一阵,很快的他一脸自责起来,看着妹妹深深叹了口气。

“伯父,这是车费,刚刚好不用找了!” 俊泓算算钱后就把钱交给德士司机。

德士司机毫不客气收下后,摆个臭脸扬长而去,临走前嘴里还一直啐啐念。

杰飞拿起行李,向正在抽噎的妹妹安慰说:“别只顾哭,快向俊泓道谢呀!”

俊泓看了看杰飞的妹妹,怒气消半的说:“算了,谁叫我们是好朋友。钱的事迟点在说吧。”

“俊泓哥哥,你人真好,谢谢你!我叫芬妮,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芬妮擦了白皙脸蛋上的泪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俊泓,眼神充满无限的感激。

“不必了,反正我也有欠你哥哥钱,就让他把钱抵消吧。” 俊泓笑说。

“我妹妹是因为奖学金的问题而耽误了下学期,也不知那公司在搞什么鬼,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喊停!”

杰飞清楚知道俊泓在帮他解围,讲话也大声起来,拍起胸膛担保说:“妹妹,有哥在,你不用怕,哥会养你的!”

芬妮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回望着俊泓,当眼神与俊泓相交时,芬妮流露出淡淡的微笑,那可爱动人的小酒窝,会是俊泓今生看过最清纯的笑容。

走了几道街后,杰飞走快脚步跟上俊泓,小声地说:“谢谢你!刚才的事...... 你不会生气吧?”

俊泓看着杰飞一脸诚心诚意的模样,说:“算啦,我们先回去吧!”

杰飞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妹妹距离已远,又再次对俊泓说:“每次都是你帮我解围,都不懂该怎么还你人情。”

忽然间,芬妮在前面大声喊道:“哥你看,这二楼有间妓院。”

俊泓和杰飞同时往芬妮所指的方向看去,大大的三个字--‘磐丝洞’。

“哥,还好你们不是住在这妓院附近,不然很容易学坏的。” 芬妮很天真无邪的说。

可是俊泓和杰飞的脸色马上难堪起来。

第八章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完》

第九章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9 条评论:

  1. 哇,那么快又更新了,很好哦,呵呵。。

    回复删除
  2. 幸好你更新的时候我就快考完试了
    要不然我也没得看了 x)
    好看……继续继续…

    回复删除
  3. 勤劳的白羊 〉
    呵呵~~
    最近比较得空嘛~
    写作时也能专心:)

    怪卡部部 〉
    考试加油哦!!
    进前10名,
    记得我们有约定呀~

    回复删除
  4. 来支持了~
    话说这里的沙发很难抢… T^T

    回复删除
  5. JinRaiXin 〉
    下次让给你咯,
    哈哈~~

    勤劳的白羊 〉
    考试顺利哦~

    咖啡馆店长 〉
    一起加油:)

    回复删除
  6. 你还蛮勤劳更新的,我要好好向你学习。。。

    回复删除
  7. GeOk kEE好 〉
    呵呵~~
    现在比较悠闲,
    更新比较快:)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