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4日星期一

第二十章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男:俊泓(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芬妮把手藏在背后不停重复紧握,心里百感交集。

冰霓则站在门外,心里正猜想俊泓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个在门外,一个在屋内,两人虽然默默无语,心里却一直打量着对方。在鱼缸旁的俊泓察觉到不对劲,忙打圆场向芬妮介绍,说:“她是我学院里的学生,想参观下‘盘丝洞’,所以我顺便带她进来做客。”

芬妮轻轻‘嗯’了一声,她那水汪汪的眼珠还是露出好奇的眼光。

冰霓极力压抑情绪,指着芬妮不好意思问:“她是谁?怎么会出现在你家?”

俊泓知道带冰霓回来一定会惹出风波,可是如果不向她解释‘盘丝洞’的事,以她那霸道又不讲理的性格,只要天天在课堂内唱反调,俊泓的头疼将永远不会痊愈。

俊泓无奈叹了口气,直接把冰霓拉进屋内,指着一张杰飞与芬妮的合照,说:“她是我朋友的妹妹,这个月头才刚刚搬进来住。”

‘什么!已经搬进来了?’冰霓心里满不是味道,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冰霓开始感觉到不安,她怒视着俊泓说:“怎么没告诉我?”

俊泓挣大眼睛看着冰霓,心里想:‘我哪有机会告诉你,你的脾气几乎都把整个地球搞得世界末日!’俊泓虽然这样想,可是却说:“现在告诉了你,不都一样吗?”

芬妮始终静静的站在一旁,她默默看着俊泓,心里好像有很多话想说。

冰霓的眼光就像两把锋利的刀直扫芬妮,冷冷说:“是不想说吧!”

俊泓被冰霓问得很心烦,此时他深深体会到做男人的辛苦。俊泓知道像这样的事情迟早会到来,既然来了就必须当机立断,免得拖累另一方的幸福。

俊泓闭上眼睛想了下,才慎重的说:“我决定......”

忽然间,一阵电铃声从门外传来,让原本快令人窒息的空间得以释放。

只见芬妮勉强笑着说:“俊泓哥哥,我去开门。”

“什么......还俊泓哥哥?”冰霓的醋意大增,指着俊泓要他立刻解释。

芬妮好奇的走到门旁,她知道如果是杰飞的话,必有锁匙开门,怎么会有人按门铃呢?芬妮边开锁边礼貌的问:“是谁?”

可是话还没说完,门已经被人大力踢开。由于芬妮站得十分靠近,‘砰!’的一声立刻被木门击中!

门外走进五、六条大汉,他们全身黑色西装,还带着墨镜,这些全黑色打扮的大汉一踏入客厅后,就直接往天台走去!

俊泓见芬妮受了伤,赶紧跑上前去把她扶起来,然后愤怒得直骂:“没礼貌的家伙!你们是什么人!”

冰霓吓得直发抖,她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看了俊泓一眼后,说:“现在该怎么办?”

俊泓见这些黑衣大汉像是有备而来,觉得事有蹊跷,赶紧跟在他们身后。

两名大汉确认了摆在天台中央的白色钢琴后,二话没说就拿起大铁锤往钢琴狠狠砸去!

俊泓立刻高喊住手!

可是另两名大汉马上牢牢扣紧他,让俊泓动弹不得。

眼见心爱的钢琴无缘无故被砸,俊泓心痛得尖叫呐喊!

大铁锤一直敲打在钢琴上,那钢琴发出的悲惨嘶喊声,更似一把隐形刀深深刺入俊泓的心。只听俊泓疯狂高喊停止,可是黑衣大汉一群人皆无动于衷。

紧随而来的芬妮也被吓得掩面哭泣,至少她知道这白色钢琴对俊泓来说有段很深远的意义!看着俊泓为她弹奏的钢琴如今已被砸,芬妮想起一些往事后,越哭越伤心!

‘这钢琴是我妈妈送给我的,是她送给我唯一的礼物,现在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

‘我不能辜负妈妈的期望,一定要实现我的梦想!’

‘也只有这个钢琴能证实我妈妈的爱!’

一幕幕往事忽然涌出芬妮的脑袋,这些心事都是当天不小心弄湿白色钢琴,俊泓向她申诉的。由此可见这钢琴对俊泓的重要性,可是黑衣怪人却不理会,毫不留情的继续用力砸去!

铁锤砸声震聋双耳,钢琴金属的碎片更掉落满地,此时俊泓已失去理智,他拼命挣扎想摆脱黑衣大汉的扣拿,还不时疯狂抓着头发大声尖叫!

钢琴被大铁锤敲打后毁不成型,原本白得发亮的表面已成凹凸,琴键、小木槌和钢丝弦是散落满地,天台一片狼藉!

从疯狂呐喊的俊泓已转为崩溃,他泣不成声的跪在地上,用手猛锤地砖想释放心中的痛苦,甚至紧咬着下唇悲泣!

血滴从俊泓的唇边直落而下,芬妮不忍心看见俊泓如此糟蹋自己,流着泪轻声说:“俊泓哥哥......”

黑衣大汉砸坏琴后,就面无表情的走出门外。

在另一个街道上,杰飞匆匆忙忙走着,今天他并不是又忘了带什么,而是没钱买午餐,只好乘午休时刻赶回家。

就在家前的走廊,停着三辆黑色豪华名车,杰飞斜眼望了一下,心想:‘奇怪,这里怎么会停着那么多的豪华进口车?’

杰飞目不转睛的看着车子,直到走进楼梯口时,忽然被一群无理的大汉推开。只见这些大汉有次序的坐到后座,并由等待已久的司机开车而去,杰飞满口恶言,指着他们抱怨无理!

当杰飞走进门口时,便对打开着的门感到疑惑,一阵不祥的预感瞬间从心底荡漾开来,杰飞急忙跑向天台,并高呼芬妮的名字。

杰飞一到门口,就看见哭泣的芬妮,连忙问道:“妹!你有没有受伤?发生了什么事?”

芬妮指了指俊泓,极伤心的她一时也无法说清楚。

俊泓绝望得失去理智,他忽然抬起头对着天空咆哮!从他内心爆发出的裂心嘶囔声更令人战栗!俊泓喊了良久,直到声嘶力竭后才缓缓站起身子,眼袋无神的夺门而出!

在一旁呆若木鸡的冰霓深怕俊泓会出事,喊了‘俊泓’一声后,就跟着冲出去。

芬妮急忙从房里拿出浆糊,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很努力把碎满地的板面粘回去,想让它成型。

杰飞虽然不清楚状况,但也十分在意芬妮,他一手扶起芬妮后说:“不要粘!”

芬妮挣脱杰飞的手,继续把碎木粘回去。

“听哥话,不要粘了,粘不回去的。”

芬妮依然一边哭着,一边粘着碎木。

“够啦,不要粘啦!” 杰飞强行扶起芬妮,问:“发生了什么事?”

芬妮没有回答,锋利的碎木导致她右手沾满了鲜血。

“不要弄了,都流血了!” 杰飞很紧张想把芬妮手中的碎木取出。

“哥,告诉我这粘回去后,一定还能弹奏的,对吗?” 芬妮忽然很伤心问道。

杰飞一心想把芬妮手中的碎木拿出,可是她却紧抓着不放!

“哥,我的心好痛!你不要阻止我,俊泓哥哥现在一定很伤心!我要马上把钢琴粘好!” 芬妮难过得坐在地上,涂了浆糊后,就把碎片粘上去。

杰飞眼看芬妮不听劝,一时也拿她没办法,看着毁不成型的钢琴时,杰飞心里也十分难过。他忽然想起今早接了通奇怪电话,怎么说都好像与这件事有关!

杰飞赶快拿起手机往通讯键按去,待对方接听后,就发出一连串的问题。

原本捡着钢琴碎片的芬妮,一听见杰飞电话内容后,马上抛了个怒气眼光,大声说:“哥,难道这件事你也有份儿?”

杰飞慌张的否认,东张西望下说:“我先去找俊泓了!”

刹那间一片沉静。

整个家里就只剩芬妮一人,但她还是很细心把碎片一一粘上,虽说被粘上的板面一下子就脱落,可是芬妮并不打算放弃。这时她突然发现在钢琴残骸中有件会反光发亮的物体,这物体看起来不像是钢琴的一部分!

芬妮把它捡起来,只见上面刻着些字眼。芬妮用手轻轻把尘埃抹去,说:“这铁片怎么会藏在钢琴里?”

铁片上刻的字眼细腻,不难猜是出自于女人的手笔。

芬妮看了一会儿,疑惑说:“这些字又是谁写的呢?”

第二十章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第二十一章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4 条评论:

  1. 很好奇是谁写的啊??呵呵

    回复删除
  2. 呵呵~~
    这是藏在俊泓钢琴里的秘密噢~:)

    回复删除
  3. 谢谢哦,
    故事差不多要结束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