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7日星期一

异校鬼咒 第一章 祭坛


天色已是昏黄,乌云开始聚集。

一群黑羽乌鸦停在电线杆上,“呀呀呀~”争着拍羽。它们直盯着猎物,眼神充满凶残的复仇杀机。

一辆浅蓝色德士正好飞驰而过,把沉默已久的枯叶和黄沙尘土统统卷起。电线杆上的乌鸦群也闹着群体起飞,直往德士方向飞去,遮住了大半个太阳。

德士佬在没有减速情况下稍转驾驶盘,漂亮的离心力甩尾后便朝着小路驶去。由于小路狭窄兼凹凸不平,他只好紧急刹车减缓车速,以致车内的乘客都乱成一团。

前座的国仁被震得头昏脑胀,开口抱怨:“我说德士佬,你选择走小路我就不跟你计较,但你明知是条小路,可否不要飘移,又来个刹车,想要了我们的命吗?”

德士佬换上二挡缓慢牙轮,咬着牙签说:“年轻人,这条小路是捷径可以省下时间,也省下很多油钱,你懂不懂!”他把手伸出车窗,调整下被树枝打歪的旁镜。

“那能省很多钱吗?” 国仁狡辩。

“生活不简单,能省则省,知道吗?” 德士佬闪过路面上的大坑,自顾自说:“现在的年轻人太不像话了,只会乱花钱,都不懂得珍惜钱。”

此话听在国仁的耳里好不是味道,他静静地往窗外丛林看去,不愿自辩。

后座靠车窗的小洁忽然问道:“怎么这条小路上有那么多祭坛?毅豪,你那儿有吗?”

毅豪看了右边的窗口,说:“我看到的肯定不比你少。” 坐在中间的茜仪和巧蓉也十分好奇对望着。

其实国仁已察觉到这奇怪的景象,只是没放在心上。通常祭坛也不就是一两个吧了,可是这条小路上却拥有很多祭台,差不多每一百公尺就搭建一个,像是在膜拜什么神圣的东西般。

巧蓉指着前方,说:“看,第七个了,会不会多了点?”

“多了才能保平安嘛,都说你们年轻人不懂世俗,一点儿常识都没有。” 德士佬一脸轻视的表情,忽然把牙签吐到窗外,骂道:“见鬼了,什么时候了还来卡车!”

果然前方来了辆大卡车还急闪高灯,完全没有减速之意,德士佬使劲摆动驾驶盘,把车头急驶进葱青草林里。由于道路狭窄,部分长茅草也因此伸进了车窗。

“靠!卡车量子那么大,还走小路,没功德的家伙!”德士佬看见车身被树枝刮花后大声抱怨,可是大卡车像是要撞及车尾般,轰雷的笛声马上传来。

德士佬赶紧折了旁镜,再踩些油门,车头顿时往丛林里再驶前去,国仁忙搅上窗口隔开茅草。

大卡车经过后,德士佬就换上倒退牙轮,可是一轮疯狂的踩油门,车子却全然不动,感觉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很有力拉着般!

德士佬不耐烦走出车外,他看了下车头,再看看轮子,一切都无恙。当他蹲下身子往车底看了一眼后,一阵惊悸的寒意瞬间从脊椎直冲上脑袋,吓得他赶紧坐进车里。

只见他抖着双手撑着驾驶盘,心有余悸说:“我们离开这里吧!” 颤抖的声音与刚才傲气的模样相差甚多。

国仁见状后暗讽:“怎么啦?德士佬,你该不会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吧?”

德士佬没加以理会,脚一使劲踩油门,车子打滑一阵后才缓缓向后退去。只听他自言自语说:“撞邪了,才四点半而已,太阳都还没下山,怎么......那么快找上我?”

“小心!” 小洁惊觉车后也有个祭坛,眼看就快撞上了,赶紧喊道:“再往右边点!”

可是德士佬像是失了魂般没听见,直到砰的一声后,才急转驾驶盘,然后踩大油门向前冲去。

小洁看见撞坏墙边的祭坛里,正摆着一个圆形玻璃瓶,形状大概有中型奶粉罐那样,里面装满污浊的液体,根本看不清里面装的是什么。

德士佬的额头上冷汗直冒,车子在凹凸不平的小径上高速飞驰。国仁不堪被震得心口疼痛,牢骚满腹说:“赶着归天吗?要我命吧!”

只见德士佬时不时看下望后镜,神色惊乍地搅上窗口。

国仁深吸口气,强制把胃酸压制着说:“你这个胆小鬼,后边空空的,你怕什么?算我倒霉了!”

茜仪忽然问道:“刚才的大卡车,怎么不见了?”众人都很好奇向后看,却见不到什么。

这小径有三四公里长,而且一眼看去就是尽头,没有雾气下马路上的情况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再说要一辆大卡车一下子消失无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看,又是祭坛,第八个了!” 巧蓉指着前方。

这时德士佬已全身冷汗湿透,结巴说:“见鬼了!”话才刚完,车子马上就死火。

德士佬慌张地扭转车匙,可是引擎却死寂般没动静,奇怪的是整辆车子竟然很怪异的向前慢慢移去。

一阵毫无生气的阴风忽然吹过,冷得大家直发抖,可是在密封的车内,哪来的冷风?

车子一到祭坛前就立刻停止,从窗口看去,那祭坛旁的砖块已经脱落,里面的玻璃瓶也开始溢出污浊的黑色液体。

“这祭坛不就是刚才撞倒的那个吗?怎么又跑回这里来了?” 小洁看着逐步变化的玻璃瓶,原本装满着液体现在只剩下一半,还露出了像是人面般苍白的婴儿脸。

车内的气氛越来越凝重,茜仪紧绷着脸说:“当车子转入小路时,我们便撞邪了?” 她随着斜眼看了那阴气极重的瓶子,抖着双唇继续说:“我们已经被盯上了......”

国仁假笑了一阵,大声说:“这世上是没有鬼怪的,别胡思乱想了,这只不过是场闹剧吧了!”

话才说完,天气就急转直下,周围出现了大量不明雾气,视线逐渐迷蒙,原本挂在上空的太阳也诡异得消失无踪。

“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德士佬忽然大喊大叫,还用额头猛撞驾驶盘,以致满脸是血,血迹顺着驾驶盘滴落在脚毯子。他不松口继续呐喊:“是我冒犯你,我向你赔不是,我不是有意的,请原谅我!”

国仁赶紧拍醒他,可是那德士佬像是着了魔般越撞越用力,血迹更是喷洒在车内各处,弄得大家十分惊慌,巧蓉吓得哭了起来。

霎那间,诡异的阴气慢慢散开,阳光再次重现。待引擎得以开启后,德士佬立刻猛踩油门飞驰。

“瓶子里的物体不见了,那很像婴儿胚胎的它......”

德士佬忙拿了块布把满脸的血迹擦掉,打岔说:“什么有的没的,别再提起那个脏东西了,我的老命都差点丢了!”

国仁用湿纸巾把大镜上的血迹抹去,吞了口唾液硬声问:“德士佬,你刚才怎么啦?不碍事吧?”

德士佬回想起刚才,感觉上像被东西控制般,简单来说就是被鬼俯身了。

车子在急速奔驰一段时间后,德士佬终于松了口气,心想‘只要以后别走那条小径,准没事的。’

他看了计费表后又是一脸惊讶,只见表上显示十多公里的费用,可是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小路最多只有三四公里长,怎么一下子多出那么多公里,该不会是真的撞邪吧!

茜仪忽然大声尖叫,德士佬也立即紧急刹车。突如其来的冲击力导致大家扑向前去,国仁的头差点儿撞破大镜,开口大骂:“你发神经吗?会不会开车的?”

“路上坐着老太婆呀!”茜仪忙解释。

只见老太婆双眸无神地注视车内的人,那淡淡恍惚的眼神让人瞧得颤恐。

国仁已忍无可忍,骂道:“岂有此理,什么老太婆,前面没有东西呀,干嘛刹车?”

只见毅豪摇了摇头示意没人,小洁和巧蓉也十分好奇。

德士佬忙擦了额头上的冷汗,一脸茫然地继续向前驶去。

茜仪只好低着头不语,她知道有些东西不对了。

经过一个斜坡后就抵达校门,德士佬把后车厢打开,国仁等人忙拿着自己的行李。临走前德士佬还告诫说这间学校不干净,以前二战时代就死过很多人,凡事都要小心。可是国仁是最不喜欢别人唠叨,付费后就直催他离开。

“这德士佬定是吓坏了脑袋,都科技时代了,还来什么鬼怪!” 国仁提着行李,不以为然地走向大门。

就当德士开走时,一阵异笑声迅速传来。

茜仪回头望去,看见车内后座竟然多了个苍老背影,那不就是坐在路中央的老太婆吗?茜仪眨眼再看,只见那老太婆还向他们微笑挥手再见。

第一章 祭坛 《完》

第二章 停电

15 条评论:

  1. 第一章的《异》终于出炉咯,
    我来捧场捧场,
    呵呵

    不过这一篇,
    好恐怖 ><""
    庆幸现在是大白天

    你的手脚很快,呵呵=)

    加油加油~

    回复删除
  2. 喂,我以为你只写浪漫的爱情小说,现在惊悚小说也写。

    来者照收,加油!

    回复删除
  3. 咦…… 好恐怖! 幸亏我是在光天化日读这篇的,写的很好!但是,我现在还是怕到想抱抱人,怎么办?没人可抱!!!

    哼!


    回复删除
  4. 好看好看。。期待下一章。。呵呵

    回复删除
  5. 爱尔兰咖啡,俳优 〉
    -一起加油:)
    -谢哦:)

    嘿嘿 〉
    去找小燕子,哈哈!!

    Jasmine_PekZJ,勤劳的白羊,夜紫薰 〉
    第二章准备中。

    回复删除
  6. 好快 ==
    再写恐怖一点 (;
    不过很好料咯 ^^
    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删除
  7. 我才不要呢!认定了你!你!

    回复删除
  8. 我觉得第一次写的比较好看~;/
    现在写的我觉得不恐怖了~
    哥果然说到就做到啊~;D

    回复删除
  9. 怪卡部部,Atelin 〉
    呵呵~~
    慢慢来嘛,第二章就有点儿...了:)

    嘿嘿 〉
    没必要重复两次‘你’吧>.<”
    哈哈!!

    回复删除
  10. 还能几次就几次,
    莫待萎缩空惆怅!

    哈哈哈~~~~~

    回复删除
  11. 这个强!写得不错
    努力下去吧,我会捧场的XD

    回复删除
  12. 嘿嘿 〉
    你中毒太深了,
    要去电疗下,哈哈!!

    Zen飞霜 〉
    谢谢加油:)

    回复删除
  13. 中毒?才不,那是春情待发!

    嘿嘿嘿~~~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