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5日星期二

章二 死亡预言:回魂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中国人一般都认为人除肉身之外还有灵魂,而当肉身死亡后灵魂一般都会留存世间。普遍的中国人更相信亲人去世后的不久就会回魂,回到家里见过家人最后一面后才上路。

由古流传至今的回魂之说是否是个迷信,就可谓各就其辞公婆有理了,不同籍贯的人都有着不同的说法。有人说那或許是纯粹对死去的亲属一份挂念,宁愿相信亲人的灵魂不灭还有机会回家探望思念的家人。

相信你也听说过,那些经历过回魂夜的人都会在回魂夜当晚听到脚步声,铁链声,咳嗽声的,明天一觉醒来,更发现无数的祭品被移动或咬过的痕迹,甚至还能发现地上有不寻常的脚印。

我当然相信回魂传说,虽然我没遇过脚步声或铁链声,可是我回想若人死后都在回魂夜回家看家人最后一面,那身为权和小洛的患难之交难兄难弟,它们又会否来看我最后一面后才上路?我不敢肯定,我怕,真的!

我看着那被舔过的左手,被舔过的部位都黑青发紫的但却不觉疼痛。若说那是小洛舔我的话,那她为什么宁愿选择吓我的方式,而不端正的出来?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而说到权那更恐怖,那吊挂式的见面礼更几乎把我给吓死。奇怪的是权和小洛生前都是那么喜欢小狗狗,为什么会以那么残忍的方式把小狗狗杀死?而我又为什么可以无事生还?

疑问真的很多而且不断的在脑海盘旋,一阵挤满脑袋的疼痛时不时的发作。我坐在小洛爸爸的车子里,凝望着车外的风景已是傍晚时分。本来今天早上就可以安排回家的,都要多谢那些警方调查人员的细心调查。

权和小洛可说是我从小学就开始认识的同学兼好朋友,虽说小洛是个乖巧的女生,可是都常常随着我和权到处玩乐疯癫的蛮是快乐!车子来到红绿灯处稍等,绿灯后就缓缓的驶往左手处的路口,看着两旁长满熟悉的大树我知道那是回家的方向,但还有一大段漫漫的路程。

那路旁翠绿的大树真像我们常在食堂后处的大树下玩乐。大树直立参天,茂密的叶子常常遮蔽在树下玩耍的我们。想着想着那时的快乐温馨,不自觉的热泪就轻盈滑过脸颊。

还记得那时小洛突发奇想的说:“不然我们来个结拜金兰如何?”

权在小洛的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那是权对小洛常做的动作,还摇着头的说:“那不行,就以年份来说,我当定你们的大哥哥,嘿嘿我会忍不住欺负你们的哦。”

小洛抢在我的发言前说:“你敢!。”

权一手压着鼓着气的小洛,快步绕着小洛转了一圈,笑笑说:“你笨死了!我有什么不敢?再说若我们结拜了,那以后我就不能娶你咯,哈哈。”说着,做了个鬼脸就往另一颗大树跑去。

我笑了笑,也学着权在小洛的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笑着对小洛说:“对!你笨死了,哈哈!”说着,也跟着权的脚步往权的方向跑去,只听到小洛在喊:“太过分了!我会杀死你们的,我会杀死你的。”

当我跑到一半时天色忽然从白天急转为黄昏后的黑暗,而小洛在我背后不停的喊着但声音就越来越沉的像个男生,那感觉像是越来越仇恨似的,此时在我前方的权也渐渐在树与树之间失去踪影。我停下脚步,而我背后小洛的声音没停止过的喊:“我会杀死你的……”那声音像等待了千年的魔鬼,等待着复仇的呐喊,声音粗糙兼不安。

我鼓起永气来个回身急转,我看到小洛已经趴卧式的倒在地上!此时小洛的声音停止了。

我的鸡皮疙瘩遍布全身,看了看那只发黑的左手正在腐烂流血了。“这是梦境吗?”我不停的问自己。

“你为什么不死!不公平呀!为什么只有你会没事!”那不像小洛的声音,反而像被火灼伤喉咙的病人发出。我的身体几乎僵硬的不能动弹,双腿根本就发麻的不能动了。此时小洛用双手慢慢的把上半身的身体撑起,往我这个方向慢慢的攀爬而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飘起了淡淡的夜雾,慢慢的把小洛攀爬而来身体遮蔽在内,只能听到那“我会杀死你”的话不停的重复由远至近。我看了下四周找寻逃命的方向,竟然发现自己身在坟场墓地里,无数冷清墓碑几乎都把能呼吸的空气给凝滞住了,潮气异常的憋闷。

我急把双脚使劲的往后移,尽力的避开那由远至近的我会杀死你。忽然小洛在我伸手可触及的前方,诡异的站起,那感觉像那些关节尽断的扯线木偶以不可能的姿势,诡异的自己漂浮站立起来!

我哭因为我怕,双手使劲的帮助双脚往后退,在退却的当儿我发现我的背部撞到了常帮我们遮荫的大树,没退路了!那淡淡的夜雾更像有生命似的团团的围绕着我,小洛站在那忽然定型着不动,只是在原地不停的摇晃,那长长的头发都把能看见的脸给遮住了。

阴森绝望只能用来形容此刻的情景,那股在初遇雅斯里时所闻到的尸体腐臭味忽然钻进鼻子里,心想那该不会是从权的身上发出的吧!忽然一团动物的内脏由背后往前的一套,鲜血洒满了我脸还能感觉暖暖的,套在我颈项的内脏忽然用力往后收紧,把我拉到背后喷出强烈臭气的那张嘴处。我抓住收紧的内脏不停挣扎,那张恶臭的嘴慢慢的靠近我耳朵说:“好朋友,是不是就应该一起共患难?”内脏收的越来越紧,我不能呼吸只能不停的挣扎!忽然我胸前一痛,眼睁睁的看着小洛把我的心脏挖出,玩弄于手间,心脏溢出的鲜血都把小洛的双手染成血红色!

我惊慌的把双眼用力挣开,双手不停的往胸间摸索,心脏依然好好的在原位跳动着。我擦了下额头的冷汗,不停的喘气说:“好可怕的梦呀,那感觉很可怕!”

我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环顾下四周,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在车内,车外的视野一遍漆黑,只留下前方开着的车大灯,两旁四边的车门全是开着的。“李伯伯你还在吗?”我都是这样称呼小洛的爸爸。

百般无奈的我只好下车,看了看手表,都深夜两点多了!天呀我到底在车里睡了多久,而这里又是在那里。我急喊:“李伯伯你在那里?”我绕着车子转了一圈,发现除了我坐的位子上,其他的都血迹斑斑,出事了!

瞬间我发现头顶上好像很多飞禽在盘旋着,发出翅膀拍打的声音!我大声地喊:“救命呀,救命呀……”我只听到很多的回音跟着我不停的重复呐喊。

“权呀!小洛!你们可以不要吓我吗!我真的很怕!”我绝望了,只好大声喊着求饶!那回音也跟着同时响起,不同的是回音却喊着:“我会杀死你的……”像是很多人围绕着我同时在叫喊着!这不得了,受惊的我急忙爬回车内把四边的门锁都关上,此时我发现有个车窗没关上!我以不可能的姿势从车子后座攀爬到司机的驾驶座上,转动着车锁匙再启动电动车窗慢慢的关上。

一阵的‘我会杀死你’声响由远至近的传来,‘嗵’的一声,很不小心的撞在我正要关上一半的车窗,随之就掉在车外。我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乌黑一团的,只听到一阵翅膀拍打的声音,那东西又飞起来了。终于我把车窗关紧了,可是我发现那紧关的车窗上留下点东西,是刚刚那飞禽留下的——头发!是人类的头发!

看着那堆头发,我的嘴巴惊讶到根本合拢不起来,心里不停的问那头顶上盘旋着而飞的到底是什么,该不会是人头吧?我不敢伸头到车外往天空看个究竟,那些到底是不是人头。说真的,死忙的威胁与生命的绝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我多么希望这是个梦境,就算回到之前那恐怖的梦境我也愿意。看着旁边座位上的血迹,我非常确定刚刚攻击我的飞禽非常危险!

可恨我根本不懂自己身在何处,车子停着处根本不在马路旁,与其说马路旁我更觉得车子被驶进一个不知名的草原里,完全看不出那里才是出路,不然我会尝试开着车子慢慢的逃离这鬼地方!可惜现在能做的只是躲在车里哭泣等待天亮,再看看手表依然是刚才的时间,像停止了似的!

此时我背后传来车窗拍打声,我傻傻的看着雅斯里在车子外低着头用他那烧焦的手在拍打车窗。

“快开门,我们见过面的,我不会害你的!” 雅斯里在车外不停的闪避着那些像人头的飞禽攻击。

我很为难的看着雅斯里说:“我知道你已经死了呀,两周前就活活的烧死在科学室里呀!”

“那些都是谣传呀,如果我是鬼为什么还怕这不明的飞禽攻击?快!我快受不了。开门呀!”果然当雅斯里说完后,我在他身上看到留着鲜血斑斑的。

良知不让我开门,但良心却让我把门给开了,让雅斯里进来,虽然我万般不愿!

雅斯里进来后就马上就把门关紧了,他抓住我的双手感激地说:“真的很谢谢你,开门让我进来!”

我本想说不客气,可是他忽然把我的双手牢牢抓紧,而他的头三百六十度的转了几圈脱离颈项腾空飘起,我知道我做了件很错的事让雅斯里进来!漂浮着的头颅裂开了嘴说:“很快的,你就不会感觉到痛。”说着就往我眼前冲来。

开着大灯的车子不停的摇晃,我的鲜血在车内把所有的车窗洒满!喊叫的求饶在车外完全听不到,我那很艺术性的手不停的摇动和拍打车窗,车笛的声响更是响了一遍又一遍!

我用力的一撑把身子坐直,嘴里大声地喊道:“不要呀!”爸妈第一时间就从房外冲了进来,妈妈用温暖的怀抱把我抱紧哭着说:“这孩子吓坏了!这孩子吓坏了!”

我一脸莫名其妙的问:“我在家里?”

“对,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爸爸的声音总能让我不安的心感觉到安全感!爸爸继续说:“李伯伯送你到家门口时才发现你已晕死过去了,现在还好吧?”

我嗯的一声回应,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再叹口气的问:“那权和小洛的家人有打电话来吗?”

我等待着爸爸的回答,可是爸爸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说:“权和小洛的家人都忙着打理后事,那会得空打电话来问候。”
此时妈妈像想到了什么的说:“该把客厅睡着的她给叫醒了。”

我非常好奇妈妈嘴里的她到底是谁,我马上起床随便梳洗一下,换件衣服就下楼了,此时我才发现我体力非常的差,而且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硬着头皮跌跌撞撞的扶着墙壁下楼。

妈妈一看到我下楼,就叫到:“洁宜同学,他下来了。”语闭爸妈和洁宜都看着我。我一看到洁宜的那张脸就很奇怪的问:“你是……”

洁宜那愁眉不展的脸孔正努力的挤出点笑容,我看得出她是心事重重的。洁宜傻呆了一会忙回答说:“其实我们见过面的,可以和你单独谈谈吗?”

妈妈识趣的把爸爸硬拉上楼,爸爸却多嘴的说了句:“看来还蛮贤淑的嘛。”

我们在楼下客厅呆望了一下感觉很多话说,可是就是不懂该从那说起。我不知所措的傻问:“我们是在哪见过面?。”

洁宜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对不起,我该先自我介绍。我是小荷的好朋友,通过网络我们还常聊天到很晚。那天小荷跟随你学校来的同学到我们学校拜访,那时小荷很开心的随着我参观整间学校,可惜你们都忙着帮参赛者打气不能随着我们一起到处参观。”

我摇了下脑袋,回想一会说:“好像有点印象,但谁是小荷?”

“小荷和你那去世的朋友很要好的,当天你那朋友出事前的当晚还成了陪伴室友同宿几天……”洁宜说到这好像有点不想继续谈论小荷。

“是那个需要依靠大量的药剂来平衡情绪的小洛室友吗?”我看着洁宜轻轻的点头。我继续问:“那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洁宜从口袋里掏出件小物件放在掌心说:“小洛出事前曾接待说要小荷把这东西送到权的家,可以的话在权的回魂夜之前是最好不过。”

“那你可以直接把这装满相思豆的玻璃瓶子送到权的家,那干嘛来找我。”

洁宜抬头两粒泪汪汪的眼睛望着我,说:“小荷说可以的话,要求你跟我一起同行到权的家一趟,毕竟你已经知道有些事情的发生和经过。”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答应了洁宜一起到权的家一趟。

又是黄昏时分,在巴士上洁宜一直靠着我的肩膀而睡疲惫非常,我闻着那阵阵的女儿香蛮是销魂的。

到达权的家时我发现来参观权的葬礼还蛮多人的,权的爸爸带着刚哭过的那张脸上前迎接我们,慰问了一阵后权的爸爸就把我们带往屋子里坐。

那穿着黄袍子的道士不停的在大厅里来回的缓步,看起来像是有很大的难题似的。

权的妈妈手上拿着无线电话匆忙的来到大厅里,一见到道士就很急着说:“原本现在就要到达的,权的尸体出事了,怎么办?”

那黄袍子的道士斜着眼歪着头的问:“那几时会到达?”

权的妈妈右手遮盖嘴巴哭泣的说:“没办法回来了,昨晚权的尸体不见了,今天政府人员把整个停尸房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尸体。”

那黄袍子的道士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恼羞成怒的说:“我帮人打打斋大半辈子,都还没听说过,收在政府停尸房里的尸体会不见,那你们还要打斋的吗?若是要,钱我是照时间算的!”

权的爸爸无奈的问:“那明天头七会有什么影响吗?”

道士手指灵活的点动下说:“回魂夜其实並不止一晚,可能会一连几晚,统称為“私归”,死者可自行回舌,而真正回魂的那晚则为正归,有“牛头马面”陪同,天一亮便要随之上路,与阳间的亲人做长久的永別了。”

道士看了看大厅里的人继续说:“正归回魂又称“回煞”,即是在牛头马面的随行下凶煞即起,故生人必须回避。换句话说我们明天根本不能继续打斋,免得发生冲突,那就会变成大凶煞,在场的人都会有血光之灾。”

权的爸爸不相信的问:“会有那么严重吗?”

道士笑笑的说:“你死了头七回来,发现自己的尸体还未下葬,还弄不见踪影,你说说看你会怎样?”

权的妈妈用手挥了一下说:“臭道士,除了收钱就只会吓人。”

我看不下去权的家人与道士的争吵,站起身问了厕所的方向,把洁宜留在人多的地方,自己去上厕所。心里想着真的吵死了,人都死了还要争吵,心里想着想着的不安,忽然发现厕所外的人都很安静,就连一点杂音都没有!

我赶快把手洗干净,一个箭步冲出厕所发现满地都是血浆,恶心极了。我在屋子外绕了一圈发现刚刚的人山人海统统都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正当我要来到大厅时,停电了!

真该死,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我只能用手触摸着墙壁慢慢的移动,大厅里的血腥味真的越来越严重。

良久眼睛慢慢的适应了,我看到大厅的正中央吊着一个人,我鸡皮疙瘩的想起宿舍的那晚,双脚也麻木不仁僵硬当场!
“老朋友,干嘛急着要离开,今晚是我的回魂夜,留下来聚一聚嘛!”本来很温馨的慰问,此际听来相当的诡异不安!

忽然间我感觉双脚被人紧紧抱着,我低头一看,正是小洛还红着双眼的露出獠牙快速的从我脚下往上攀爬!

死亡预言:回魂 《完》

章三 死亡预言:夜祭

30 条评论:

  1. 呼~
    真是一篇惊悚故事啊
    还有下一篇吗?

    回复删除
  2. 那么快就有续集~
    还是没胆量去看...
    save起来先~

    回复删除
  3. 等了好久,终于可以看了。。呵呵。。
    好看好看,下一篇呢?几时还要写哦?
    看了觉得有点恶心,但就是要这样才好看,哈哈。。

    回复删除
  4. 然后...就FINISH?
    哇!超赞的拉~

    回复删除
  5. 说到回魂~~~分享下我小小的经历~~~

    那天叔叔的头七~~~我一个人在家,感觉很恐怖~~~晚上睡觉时,什么也没发生!哈哈……^^

    其实是真的有回魂的?

    回复删除
  6. 好恐怖!但是,若心爱的人变鬼,我才不怕,正求之不得呢!

    嘿嘿嘿~~~~~

    回复删除
  7. 米奇糕 DoNuT 〉
    呵呵~~
    我已经在准备了~~

    北极企鹅 NORTH penguin 〉
    有哦~~

    ♀Atelin筱微♀ 〉
    可以慢慢看的:)

    勤劳的白羊 〉
    呵呵~~准备当中~

    LKH 〉
    谢谢你的,还有续集的:)

    回复删除
  8. 穷光蛋市长 〉
    有的:)

    IM∶MS. XPei小沛™ 〉
    对啊~

    嘿嘿 〉
    你那么喜欢你心爱的人变鬼哦?

    回复删除
  9. 好长好长好长~~~~
    哈哈~我很想试下守灵~
    看看回魂夜是怎样的~
    我隔壁家之前还没搬进来时~
    她的妈妈去世了~就直接把棺材扛来放~
    人还没住进来~棺材先到=="
    还有邻居问我们半夜有没有看到什么=="

    回复删除
  10. 呵呵~
    “夜曲”和“夜的第七章”挺配合这和上一个文章的~
    我会慢慢看的~
    =)

    回复删除
  11. kimi 〉
    哪~~你有看到什么样的啊飘吗?

    sky_angel 〉
    谢谢你~

    ♀Atelin筱微♀ 〉
    呵呵~~
    希望你会喜欢:)

    回复删除
  12. I read finish already~
    Nice@Horrible~
    I like it~
    =)
    Sorry that I can't type chinese...
    Cause my software has some problems.

    回复删除
  13. 静待续集。。。聊斋(三)

    回复删除
  14. 咦..
    还是怕怕..
    不敢看..
    哈哈..
    加油啊..

    回复删除
  15. 蛮期待续集的!
    快post上吧!
    哈哈^^

    回复删除
  16. 不好意思哦,我刚刚才看到你的评论,我已经好很多了,你写的很棒,很好看哦,继续加油,还有圣诞节要到了,在这里我预祝你圣诞节快乐^^

    回复删除
  17. 短睫毛 〉
    谢谢,章三筹备中~~

    ♀Atelin筱微♀ 〉
    呵呵~~
    你喜欢哦~~
    设定还没有调好麽?

    俳优 〉
    哦~~
    不错的题材,
    真的,佩服你:)

    果果^^ 〉
    慢慢看哦!!

    cloud_0416 〉
    谢谢你的鼓励!

    Jia Wen 〉
    已经差不多了,
    呵呵~~
    谢谢加油哦!

    cloud_0416 〉
    圣诞快乐哦!

    回复删除
  18. Sorry that now reply you.
    I like this story, its looks true.
    Very Horrible and Fantasy.
    Hope your new story~
    The setting I don't know how to set.
    My brother's also don't know.
    He suggests me upgrade computer to Window 7.
    And wish you Merry Christmas!
    Be Happy~=)

    回复删除
  19. 有点恐怖~! ><
    快快,快放上续集~!

    回复删除
  20. 最近都写灵异故事了哦...

    回复删除
  21. 才子真有你的,
    写的很精彩,
    如果在“恐怖”多点,
    就更加完美。
    越恐怖越诡异才“刺激”!!
    哈哈…………
    是你的轻生经历吗??
    还是虚构??
    对了上次你说有一晚突然灵感来袭,
    是说的这一篇“鬼故事”吗??

    回复删除
  22. ♀Atelin筱微♀ 〉
    谢谢你~~
    冬至快乐哦!

    meiNi 〉
    续集筹备尾声了~`:)

    -HanWee- 〉
    穿插咯~~
    希望你会喜欢哦!

    yen@燕 〉
    哈哈~~
    算是经历+虚构混合,
    灵感来袭哦~~
    那天晚上,是的,
    就是鬼故事的:)

    回复删除
  23. 嗬~嗬~~嗬~~~~~
    黑啤冬至!
    美丽既是摸色!
    贺批牛爷!

    嘿嘿嘿~~~又多了一岁!长一智!

    回复删除
  24. 嗯嗯..哈哈..
    期待新的一篇..
    可是不要是恐怖的..
    哈哈..
    加油..

    回复删除
  25. 嘿嘿 〉
    呵呵~~
    谢谢你呀!

    果果^^ 〉
    哈哈~~
    好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