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8日星期一

章三 死亡预言:夜祭

各位网友不好意思的,《死亡预言》之版权已正式与康贝中文网签约并易名为《异校鬼咒》,我已连接网址,各位网友可以继续阅读此文章,也谢谢你们的支持,感激中。

康贝中文网 -《异校鬼咒》连载点击。


我没在家的几天里,感觉上家里特别冷清。

爸爸坐在没开灯的大厅里静静不语,像个装满心事的大罐子。他往窗子外望去,天色已暗,马路上的照明灯早就亮起了,几只无聊的虫子还飞来飞去的打转着。他长叹一声,往厨房看去是漆黑一片,再看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八点四十五分了,五脏庙的敲钟声早就响了一遍又一遍。

爸爸稍坐片刻后站起身,伸个懒腰,摸黑沿着楼梯来到我的房门前,很有礼貌的在门上敲几下‘咯~咯~咯~’。

妈妈在我的房里双手拿着我跟权还有小洛一起拍过的照片,用那哭泣过的沙哑嗓子说:“我没胃口,晚餐你自己吃吧,冰厨里还剩一点你爱吃的豆腐卤弄热后就可吃了。”

爸爸轻叹一下不让妈妈听到,开门后来到妈妈身旁,一起坐在我常睡的那张床上。爸爸双手温柔的搭在妈妈双肩上,安慰的说:“就算在我面前摆上山珍海味,只要你没味口吃,我一个人吃起来也是淡淡无味。”妈妈听后爸爸的话,微微的一笑把头靠在爸爸肩上问:“我们的孩子跟权和小洛认识有多久啦?”

“怎么啦,忽然问起这个?” 爸爸边说边顺着妈妈手上握着的照片方向看去。

“我是在想他们三人感情那么的好,现在发生这种事,我们的孩子一定很伤心。”

爸爸闭上眼睛想一会:“我们一搬来这里不久,他们就认识了,现在我们都在这住了十多年了。他们早就混熟了,还一起读书的,一起玩耍,累了就在我们这楼下的客厅睡午觉,饿了就在我们这里像一家人一起吃晚餐,日子久了一定会有感情的,先不说我们的孩子,换着是我们也很伤心呀。”

妈妈把照片抱在胸前说:“好怀念他们在我们这一起玩乐吵闹的声音,从此这吵闹声就不会再出现了。”边说边泪眼汪汪的。

爸爸忽然站起来拉着妈妈的手说:“发生这种意外是谁也不想的,既然我们的孩子没事,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来陪我一起吃晚餐吧。”

“那我们继续在我们的孩子面前装着若无其事,不然他看了我们伤心而想起权和小洛,一定会更伤心的。”妈妈边说边用那只没被爸爸拖着的手把照片放回床头。

“好好,孩子回来后睡了一天一夜了,你也忙碌了一天一夜了都没好好的休息过,饭后就早点休息吧。” 爸爸把坐在床上的妈妈拉起,一起下楼到厨房那找东西吃。

隔壁邻居家的恶犬就是不懂怎么乱吠个不停,随后传来阵阵的门铃声急响‘铃~铃~铃~’的。

爸爸慢步往大门旁的窗口走去边说:“我们的孩子不是跟洁宜一起去了权的家吗?明天都是权的头七了要進行一連串祭祀仪式了,今天还特地赶回来干嘛?”

正在煎着鸡蛋的妈妈说:“孩子有交代说今晚会在权的家那里过夜,更何况我们的亲戚都在远方,那会是谁来晚间探访?”

爸爸一只手拉开一边的窗帘,看着窗口外的访客问:“怎么门外的路灯又坏了吗?一闪一闪的都看不到门外按门铃的他是谁。”

“你出去看下是谁,我在忙煮着弄热豆腐卤呀。”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爸爸听后无奈只好开门出去看个明白,来到门口时忽然一阵冷风吹过,打个冷噤后那闪闪光暗的路灯就忽然间熄了。

黑暗中隐约还能看见她穿着一件雨衣般的黑色外大衣,一眼看去最为明显的还是她那涂着鲜艳血红的双唇在微笑。

爸爸看着邻居家的恶犬对着那红唇的她,发了疯似的乱吠像是非要来个生死搏斗的样子。直觉迟钝的爸爸也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忙退后几步看清楚她的样子后,样子惊讶的问:“你~是谁!”

我当然还不知道爸爸他看到的‘她’到底是谁,竟然可以让爸爸惊讶如此,因为那时我根本不在家。

我想在权家里发生的事情同样的也让我惊讶非常!

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以让是那些来参观权葬礼的人山人海统统都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到底他们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攻击而且那么的凶狠和怎样的攻击那么的残忍,导致在权的家里洒满一地恶心的血浆。

这一切的疑问都在权和小洛的出现后得到了答案,我非常的明白。

小洛快速的从我脚下攀附着我的身体,以非常快速身法往上攀爬。说时迟那时快,当我还来不及反应挣扎时,小洛已经用她那腐烂的脸靠在我的眼前。那种超近的距离就在眼前零点一毫米之间就可让小洛的鼻子动到了我的鼻子。

此时小洛全身的骨头好像都全碎了似的,更怪异的是她的体温根本就像刚从冰厨里拿出的零下冷冻肉类。从小洛嘴巴里喷出的团团气体,就像刚打开的冰厨那样一阵冰冷的寒流袭脸,不同的是小洛喷出的冰冷气体异常的难闻。

一时间忘了挣扎的我在近距离看着小洛不懂得如何反应,看着她两颗凸眼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红血丝,还有她那披头散发的样子很严重的散发出一股发霉的恶臭味。

小洛和我一阵的短暂怒目四投后,脸色忧怒的她把嘴唇往两旁眼角下一缩眉心一锁,露出了异常猛兽般的尖牙利齿,獠牙几根还长长的伸到嘴巴外。此时小洛从喉咙里发出了怪异的警告声,那就像猛兽伺机发动猛烈攻势前的作势。

当我回过神时,马上用双手不停的摇摆推动疯狂的挣扎望能推开小洛,惊慌马乱之际脚下重心力一失跌个人仰马翻。我跌坐式的躺卧在地上,造就了机会让小洛骑在我的身上。

占有地利优势的小洛,张开血盆大口往我颈项怒咬,我来不及多做思想就忙把那只黑青发紫的左手急顶在颈项前代替我的颈项被咬。小洛咬着我的手腕时不停的左右摆动撕拉,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疯狂的挣扎乱喊。

我不停的用那只没被咬的手,握紧拳头猛烈的攻击小洛的头颅望能自保。我的一轮还击终让小洛松脱口咬之式,我也乘着优势忙以手脚并用的把小洛踢推到另一个大厅角落。

‘哒’的一声!小洛像具僵硬了的尸体般,更像断肢木偶似的脸部朝天跌卧躺在地上的另一端,像具电池耗尽的电动玩具一点都不动的静躺在那。

我忙压着被咬过的伤口止血,双眼不停的四处张望寻找着权的攻击方向,可惜我早已失去权的踪影,他早就消失潜伏在黑暗中。

人家说当你感觉到疼痛时那就不是在发梦,可是我现在的情景是否又是梦境?老实说我分不出,小洛的攻击是那么的真实,被咬过的手臂是那么的疼痛还流血!

我多么希望这是梦境,因为那是在现实生活中该不可能出现的超乎常理兼不合逻辑。一般地说死人是不会动的,可是现在的权和小洛竟像活人般的活动起来,还发动起一轮的猛烈攻击!疼痛让我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在梦境里。

忽然小洛躺卧地上一阵的怪叫声后,四肢不停的乱摇摆动挣扎。我看着小洛怪异的举止,也为了不让权有机会从背后发动攻击,所以慢慢的移动把背后的安全交给墙壁。

小洛乱摇摆动的挣扎一番后,手脚四肢竟然可以往关节外折出,那已经不是一般的手脚关节常理可做到的!小洛的脸向着天但手脚四肢却反方向的压在地上把身体给撑起,长长的舌头从小洛的嘴里伸出把刚刚咬我时喷到她脸上的鲜血给舔干净。

小洛撑着身体左右敏捷的移动寻找下一轮的机会发动攻势,嘴里不停的发出可怕的怪叫声音。

我看着小洛现在像个魔鬼猛兽般的莫样,往事忽然一幕幕的急速划过脑际,悲从心来,泪水更是免不了的滑落。从前我认识的小洛虽然玩起来像个疯婆子似的,可是当她文静时就会慢慢的展现出女人另一面的优韵魅力,跟现在的小洛比较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忽然间我背后的那面墙一阵的蠕动起来打断了我瞬间的思考。还从我背后墙壁处伸出一双手欲把我给抓住,还好我察觉到还闪避了,在这里正的是沒一处是安全的。

‘嘭’的一声,黑暗中我撞到了大厅里的电视机,一阵瓷器的摇摆声让我察觉到了电视机上摆放着的花瓶。小洛也乘我分心之际一跃而起猛扑向我!我俯首闪避小洛的攻势,随即拿起电视机上的花瓶狠狠地往小洛头上敲击,瓷器敲击碎裂的声音响亮非常,碎裂的瓷器碎片多多少少都乱扎进小洛的脸里,小洛惨烈的怪叫一声潜入黑暗中。

我急忙用手往背后触摸检查是否受伤了,因为背后的感觉传来一阵冰凉的潮湿感。一阵黏黏的粘液沾满了我用来检查的那只手,说不出的怪异沾质感像极了强力胶水般。

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在黑暗里还是能看到一点东西,不至于像瞎子般的视力完全看不见。我隐隐约约的看见刚刚我靠过的那面墙壁里好像有点物体在不停的挣扎。我带着防卫且好奇的心态来到墙壁处检查一看,这怪异的墙壁似乎不怎么的平坦。

当我的手触摸到墙壁之际,内里的物体好像也察觉到了似的不停的疯狂挣扎。我把脸靠近一看,天呀!这哪里是墙壁!一层透明的薄膜内里装满了液体,里面不停挣扎的竟然是洁宜,还有权的父母们,消失的人山人海全在这透明薄膜里!

“嘿嘿,怎样,惊奇吗?那透明薄膜其实都是我装满人类的肠子!还有那液沾物质也是我肠子里的消化物质,还有很强的助长消化功能哦。” 权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你到底想怎样!”我紧张肠子里人而怪罪的责问。

“亏你还敢说我们是好朋友,需要用那么残忍的手段对待你的好朋友小洛吗?权出现在黑暗的角落处。

“她攻击我,我只是自保!” 我四处摸着权的巨大肠子张望盼能帮助洁宜们找着逃生的出路。

“你记得吗?多少次你在学校被人欺负挨打是谁帮你出气的?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 权的声音忽远忽近的传来。

我听得出权的声音越讲越生气,我安静不作回答!

忽然间,权发出一些很怪异的声音,像是非常痛苦似的。

我回头看着权光着身体的双手抱头躬着身子怪叫,肚子里的肠子不停的跌出体外慢慢的蠕动着,随后我四周传来很响的蠕动着磨擦地上的声音,装满人的那面墙也跟着蠕动起来。

我处在的客厅空间慢慢的收缩变小,权的巨大肠子墙壁慢慢的把我包围,空间慢慢缩小收紧,没退路了!我紧张的摸着肠子墙壁惊慌,权依然躬着身子怪叫呐喊,片刻间肠子墙壁就从四面八方的涌来,把我积压在肠子墙壁内,只露出头部在肠子墙壁外呼吸。肠子墙壁不停的升高,直至高挂的天花板上的风扇打到我的头部为止,当然权的身影也消失在肠子墙壁内。

一阵猥琐的奸笑从我背后传来,小洛满脸瓷器碎片刺伤的那张脸沿着我左边方向顺着时钟的方式,从我的左脸方向慢慢的出现。小洛的怪异爬行方式已有所改变不像刚才那样,小洛现在腹部贴着肠子墙壁四肢张开爬行及像淡水鳄鱼般爬行,敏捷快速的爬到我的面前。

小洛裂开了嘴笑笑后,满意的说道:“过了今晚,明天就是权的头七了。好朋友,你该看在我们往日恩情上,成为今晚上祭祀仪式中进行活人祭的祭品吧!”

我看到小洛又再露出她那尖锐的獠牙,我闭上眼睛呐喊求饶道:“不要呀!我不想死!”

“活人祭仪式开始啦!” 小洛语毕即马上张开血盆大口往我颈项咬去,我感觉到颈项一阵疼痛后的冰冷!

现在我眼前看到的画面很凌乱,像地震似的摇晃翻滚跟本分不出上下,嘴里本来想大声地呼喊,可惜无法发出声音!直到翻滚停止后,我看到小洛在肠子墙壁的一处挖出一具无头的身体疯狂的撕咬其血肉吞食!!

我现在能做的只是静等待眼睛瞳孔慢慢的放大!

我疯狂的挣扎一番,直到我的声音能够从我的喉咙处发出来时,我已经用力的一撑把身子坐直,豆般大的汗珠不停的从额头滑落。双手不停的在颈项摸索,直到我确定我的头颅依然紧紧地连在我的身上,我才满意松手。

此时我发现很多双眼珠子正睁睁的注视着我,我抬头看着洁宜手上拿着手巾欲帮我擦汗,但她的手停在我的额头前傻乎乎的看着我,权的父母,那黄袍子的道士等一众人士也傻乎乎的望着我,现场鸦雀无声的一片。

我傻笑一会,手摸摸头的傻问:“你们……这里刚刚发生什么事啦?”

洁宜是第一个回答我的人,她温柔的说:“你刚刚上厕所时,晕倒在厕所内。权的爸爸是发现你晕倒在厕所里的人,然后大伙就合力的把你抬出大厅,给于人工的施救。”

“可是你们也不必用那么怪异的眼光一直注视着我呀。”腼腆的我傻笑的问。

洁宜奇怪的问:“可是你刚刚晕倒后出现多次的挣扎之势很怪异……”

我不懂该怎样回答,只是傻乎乎的傻笑,忽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摸头的左手处传来,我检查一看手上除了黑青发紫外还多了一排排的牙齿印,刚刚的疼痛是不小心触动到牙齿印伤口,血涌了出来。

那黄袍子的道士看看我的左手后问:“小兄弟,你是不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啦?”

我一阵惊讶后忙掩饰说:“没有,没遇过什么……”

那道士挣大虎目,看着我说:“真的没有?你脸上邪气侵袭,会有血光之灾呀!”

我忙站起身说:“多谢好意了,不必担心。”我看下四周后,发现我竟然回到自己家还在大厅那!我忙转过头问洁宜:“怎么,把我送回家里来了?”

洁宜忽然一脸严肃的回答:“你中邪了,快让道士叔叔看看。”的答非所问。

那道士双手收放在背后,一改故辙的闭上双眼点头说:“放心,不收你钱就是。”

此时我发现到气氛有点诡异,因为那道士好像有目的的好心,我看看权的父母静静的呆在那里,眼神有散晃。我忙拒绝说:“既然我到家了,让我先问问我的父母吧。”

那道士斜着脸两颗眼睛邪气的说:“不必了,他们已经答应了!” 那道士举起手指示众人抓住我。

“你们想干什么!”本来我想夺门而出的,可是被洁宜阻止把我压在门口前的墙壁上,洁宜的异常大力似乎与她表面的柔弱体质完全不相称。众人在那道士的带领下把我绑在二楼的一间房间里。

我惊讶怎么我家二楼几时多了间像足球场般大的宽大房间,还被装修成好像医院手术病房似的。我挣扎,但手脚都被牢牢的绑在病床上,于事无补!

那道士露出发黄的牙齿微笑说:“既然有病就该好好的医,别耽误医疗的黄金时期,不然手尾会很长的。嘿嘿!” 那道士又在指示众人了。

大大的手术灯照在我的脸上,我眼睛一阵的不适应看不到东西。

我听到有几张手术床从门外推了进来得声音,我努力的挣开眼睛到底是什么东西被推了进来。天呀!不看还好,他们竟然连我的父母也绑在病床上,妈妈闭上眼睛的哭泣,爸爸惊奇的眼神望着我,他们的嘴巴都被塞上东西所以出不了声。

此时洁宜也把一大团的布料塞进我的嘴里,还在我脸上轻轻的亲一下说:“这都是我们的目的,权跟小洛的死还有你的捕抓都在我们的计划内,认命吧!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太容易相信陌生人了!”

“天呀!为什么我相信的朋友一个个的,这样对待我。我不甘心呀!”我没办法发出声音,只有痛心的想。

此时一具被烧焦的尸体被推进,那尸体涨着大大的肚子活像一具被烧死的孕妇。那道士换了一件医生的制服进来,拿起那被烧死的孕妇报告读着说:“死者雅斯里死于两周前,活活在科学室里被烧死!”

我大吃一惊!

他们拿着手术刀往雅斯里那涨到大大的肚子那划过一刀,一大堆的小虫子从肚子那爬出及大多数的虫子都掉落在早准备好的桶子里。

那道士用夹子把其中的一只虫子抓出,展示在我的眼前说:“三尸虫是细胞内寄生虫的其中一种,主要是寄生于人的大脑,其次是心脏、眼睛。此虫忌血恶,而且变状多端!”那虫子不停的摆动,形状像初生的婴儿手指般大小!

恶心极了!我想大喊但我嘴里塞满布料很难吐出那几个字!

“在《诸病原候论》中有记载说三尸虫主要破坏大脑神经,也破坏其他的神经系统造成精神杂错而死忙。在尸体腐烂期间,腹部膨胀,成虫后会从皮肤底层钻出,而大量的虫蚀腐败的尸体!”那臭道士边说边把那虫子抓往爸爸处。

那臭道士一手大力的抱紧爸爸的头,不让爸爸摆动头部,然后让那虫子在爸爸脸上慢慢的从鼻孔爬入鼻子内。只见那臭道士等待那虫子爬进鼻孔数秒后松开抱紧爸爸头的那只手。

只见爸爸双眼翻白口吐白沫的疯狂抽搐,发出的声音像苦不堪言般,血马上从鼻子那涌出。我忙摇着头想阻止那臭道士的疯狂行为,但只引来了他的注意,还说:“嘿嘿!别紧张,那只是一条小虫子罢了,看我这还有一大桶的虫子可以让你们好好的享受。那臭道士说到这一阵的疯狂大笑起来,洁宜跟一众的怪人也随着那臭道士大笑起来。

我忍着泪水闭上眼睛,心里千言万语都无法通过塞满布料的嘴巴说出!

只见那臭道士拿起一个空碗,装满一碗的虫子慢步向我走来说:“嘿嘿,看看是谁的福气可以在今晚享受到这碗宝贝咯!嘿嘿!”

死亡预言:夜祭 《完》

15 条评论:

  1. 我是第一个哦。。。开心。。哈哈

    回复删除
  2. 等了好久,终于有机会看了,呵呵。。
    哟,很恶心叻,那个臭道士怎么这样残忍的啊?
    还有啊,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哦?做么把你们都绑起来啊?

    你梦醒那里有点好笑哦,呵呵。。严重啊你。。哈哈

    回复删除
  3. 豆豆窝 〉
    呵呵~~
    你好快啊~~

    勤劳的白羊 〉
    对啊!道士恐怖的,哈哈!!
    斜斜你哦~~

    北极企鹅 ИѲЯƬĦ ρɛиɢʋιи 〉
    那时候就是无言以对了,
    嘴里塞满布也是无言~~
    呵呵!!

    米奇糕 DoNuT 〉
    我害怕虫虫的。。
    恐怖啊!!

    回复删除
  4. 不错~
    但我有一个地方不明白。
    就是洁宜和道师等人的目的?
    什么意思啊??

    回复删除
  5. ♀Atelin筱微♀ 〉
    那么就要等待章四咯~
    呵呵~~

    ✿AиG3L✿ 〉
    谢谢你哦~~

    回复删除
  6. 真的好长……
    故事曲折离奇很精彩。
    你说已经跟康贝网签约??
    那往后这篇鬼故事还会在这里贴上吗??
    还是转移到康贝网??

    回复删除
  7. 啊啊啊。。
    还是不敢看。。
    不过还是支持你啊~
    加油~

    回复删除
  8. 蛮恶心的说~
    这已结局了吗?

    回复删除
  9. yen@燕 〉
    在康贝中文网的:)

    ♀Atelin筱微♀ 〉
    谢谢你哦!

    果果^^ 〉
    呵呵~~
    有你的鼓励很好的:)

    Jia Wen 〉
    没有哦!

    嘿嘿 〉
    对啊,才开始罢了。

    回复删除